宁久

゛親ベ寶寶:

一只欢快的鸽子精!

看,这就是我的前世今生!😁😁😁

戳心了。

眠狼:

他会一直指引你。父亲节快乐!
画一画那些伟大又可爱的父亲,共9P。
3天画了6张我基本是濒死状态了……总算赶上了。
……明天继续赶商稿,睡觉,晚安!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腻害。
但也不能全部这样写吧,毕竟有些时候我是更喜欢看简单的句子。

余沅:

共勉


ranran:



果仁一颗:







受教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为梦想奔忙,对现实抵抗。

旅行精选:

痞子燕_:

我站在马路的中央
陌生的人海 为梦想奔忙 对现实抵抗
突然想回来
却再也走不回去

霓虹灯 | Melbourne

还能不能好好爱同人了?

凛凛翠:

支持!


一只MarMar酱:



几乎没几天就能看到首页上面有作者被撕,画手被骂的帖子,每一个看得我都汗毛直竖心寒无比,从而可以想象在旋涡中心的那些姑娘们有多难受。撕过去撕过来不外乎是几件事情:“逆CP啦”, “你写的某某OOC啦”, “你怎么可以这样扭曲侮辱某某角色这是在散播不正确的三观”。





我想说的是:同人平台为爱这些角色的我们提供了一个能够自由想象的空间,创作是创作者的权利,看不看是读者的自由。若是看到了不喜欢的东西,请提出有用的,有建设性的意见。如果作者笔下的人物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样,那是人家的创作自由,如果你想看到符合你心目中形象的故事,要么继续寻找,要么自己产出。你家是网易还是百度?是有多少股份让你理所当然地来索要别人的作品,还非得要是你喜欢的类型?





至于公开发帖谩骂作者的行为,这就是网络暴力!除了替那些无辜的受害者抱不平以外,我还忍不住想,到底是三次元如何空虚的人才能披着网络匿名的ID来二次元寻找作为施暴者的快感?还美其名曰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为自己的语言暴力刷上冠冕堂皇的外表。。。有何意趣??





对于那些不幸受到波及的写手画手,奥巴马夫人前几天及其应景地说了一句话 “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 -- “当他们堕落到道德低谷时,我们一定要往高处走”. 对待这种网络暴力,除了警方的介入,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要给施暴者他们所渴求的快感。不要回应,不要企图用逻辑感化他们——要是讲道理行得通就不会演化成现在这种形势了。





作为一个看文的小透明,我一直在做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用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来告诉我喜欢的作者他们的作品有多棒。实在遇到跟我认知有极大出入的作品,我会默默走开,因为我没有权利对别人的喜好指手画脚,更加没有资格将我的三观强加到别人身上。





希望我们都可以和平地,好好地爱同人。



一只猫呀:

帘卷乱峰青:

“他这一辈子,到那一天为止,还没有哪一件事是我猜不到的。”

假发子:

雷神1的小细节最是可爱。也是最详尽的伏笔。

索尔和父亲争执气昏了头的时候洛基从他身后的柱子阴影处慢慢的跺出来,很慢的脚步,就像心里应和着什么低低的旋律,他的手指轻轻的蹭过了立柱的镜头都没有给他的脸,但是你就是能从他那手指的小动作里知道他嘴角眼底必定是带着那可爱的小小算计。

然后他慢慢的坐下来,索尔的失误出现了,千百年来他都不曾真正的认为洛基是像他们一样的战士,除了对弟弟的信任以外,还有一些漫不经心的应付。所以索尔并没有抬头看他,他自己在生闷气,一个强者的成长过程中必定会有对自己前辈的挑战,这是他失败的一次,他在生气在沮丧,所以洛基靠近他时他态度并不好,他说现在别来理我。然后洛基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带着点小心机就开始激将法了。

我甚至都能想到如果有仙宫前传or仙宫生活纪实这种片子的话洛基会是什么形象,看看他装可怜时候那乖巧的小脸,啧啧,知道他叛变之前索尔一定都是沉浸在哥哥这个身份里洋洋得意,自己是能挥舞锤子的战士,拥有仙宫的爱戴和王储的身份,自己的弟弟并非自己一类但是怪得很虽然有点爱恶作剧不过没关系。心理台词应该是,我是他哥哥呢,我会罩着他。

在两个人的对垒中洛基从决心要争夺王位的那一刻索尔就注定要挨这么一次罪,洛基了解他,确切的说是了如指掌,而关于洛基的一切,索尔看到的永远都只是冰山一角,而且是伪造出来的那一角。

是说索尔被洛基摸的有多透,就像这截图,洛基在蛊惑哥哥的时候,手轻轻的安抚着索尔的腿骨。我是在看1023遍的时候发现所以之前那么多遍看的时候都是瞎了嘛,索尔就那么顺其自然的接受着这安抚,他脸上没有一丝诧异的表情,故而我们可知这千百年来洛基果然是一直用这种地球人挠小猫小狗脖子的方式安抚驯养自己哥哥的。

整部雷神,更像是洛基的悲剧。

一开始没有怎么样啊,只是觉得哥哥坐上王位心理有点不开心想捣乱而已啊,这千百年来不是一直这样嘛,把酒变成蛇这样的把戏仙宫里人人都知道二王子喜欢恶作剧。可是怎么就突然变了样。怎么就会发现自己的身世如此不堪,作为仙宫备受弗利嘉宠爱的二王子,怎么就是冰霜巨人了。

他和奥丁争执的时候脸上写满了不相信和吓坏了,一向水漉漉的眼睛不受控的掉眼泪,他跟奥丁喊话的样子更像是被惯坏了的一贯反应,甚至奥丁倒下后他抖着去碰奥丁的手然后声嘶力竭的喊人来帮忙时那个一个劲安抚性的抚摸自己腿骨的动作都是在告诉我们这个仙宫二王子是个怎么样被娇纵出来的不担事的小脾气。但是也只是到此为止了。那无论做什么弗利嘉都会庇护自己无论怎么样的恶作剧索尔都只是笑笑而已顶多说一句别闹了的时光,到此为止了。后来看复仇者,他看似野心勃勃实则外强中干,我就在想,看啊,看他,他现在眼睛里有多少隐隐的疯狂,当初就有多少被奥丁一家亲手娇惯出来的矜贵。

就像一步踏入歧路,别的人或许只是选择了荆棘密布的道路,虽然会伤痕累累但是最后总能斩断一切回到正路。

洛基不是,他一步踏进的是命运的沼泽,翻涌着疯狂和不甘的气泡,雾气在沼泽上方凝集出幻影,那幻影跟洛基招手说,来吧,我会帮你得到你应有的一切。

于是他就一步跨入那沼泽,挣扎着却再也脱不了身,索性做个交易得了,随便什么交易,反正这是他最擅长的。

银舌头和谁都看不透的脑回路。这或许本来只是年幼时为了逃避恶作剧后果而慢慢成长的技能,最后却成了他游走九届说服联盟的武器。命运如斯。

话说回来,奥丁将他带回来的目的实在是难以启齿,什么和平的使者你以为我们听不出来你那把你带回来养大了和我儿子联姻然后我们两家和平相处 的画外音吗?你以为洛基傻听不明白这种童养媳身份的宣告吗?他明明还在叛逆期你就把这种什么我从二王子直接要变成童养媳了的心理落差直接让他自己调节有可能会有好结果吗!

不会的。

洛基坠下彩虹桥前还在试图游说奥丁,失败了。

说到这,在弗利嘉面前对冰霜巨人出手时说的那句‘你将要死在我-----奥丁之子手里’的宣言,是为达目的迷惑母后,还是真心失意。哎,在他做了这么多疯事之后,再回看这小小的一幕,竟然是真假难分。

他自身便是矛盾和混乱,又怎么指望他给与我们明示。


又说道彩虹桥,无论看多少遍,我都始终觉得索尔把锤子压在洛基胸口那个动作有种莫名其妙说不清的强大的性张力。这个和他在妇联解决麻烦后给洛基带的那个口枷的性张力不相上下。

直到雷神2里索尔撂狠话给洛基,说一直以来,自己内心有对于洛基会变回原来的弟弟这样的信念,正是这个信念一直让洛基一次次幸免于被索尔用对待敌人的方式屠戮,而今,索尔说,你不再被庇护了,你背叛我,我就杀了你。

于是这个撂狠话的哥哥在几分钟后把自己弟弟捂着嘴摁到墙上的时候【性张力again】还默默的把手垫在洛基脑后。

其实弗利嘉把洛基教得很好,她的二儿子乖乖的时候娴静优雅绅士体贴,啧啧,回头看看大儿子真是场灾难。

洛基始终对哥哥重复一件事,对凡人的爱应该及时剪断。

第一部里他哭喊着表达着这样的意思。

第二部里他嘴角带着讥诮说着这样的意思。

他自己那么矛盾,恨不得屠戮仙宫又在意着哥哥终有一日可能会有的心碎。纵使那心碎对于阿斯加德人长久的生命而已并不需要他这么重视。

洛基这人说话都真假难辨遑论真心。

遑论真心。






很久以前还没有这些灯光
只有皎洁的月光和浩瀚的银河
昏黄的灯光,照亮石桥

旅行精选:

曦哥很忙:

你知道丽江知道大理,

你甚至知道沙溪,

但是或许你不知道在云南还有一个古朴宁静的古镇

——彝人古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