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久

很久以前还没有这些灯光
只有皎洁的月光和浩瀚的银河
昏黄的灯光,照亮石桥

旅行精选:

曦哥很忙:

你知道丽江知道大理,

你甚至知道沙溪,

但是或许你不知道在云南还有一个古朴宁静的古镇

——彝人古镇。

TeamDowney(奶油也可以哦):

不管你们怎么想!我心目中的Tony Stark只有一人!

同人不等同于肉啊,我的朋友们。

是这样。

尘埃:

评论里看到的,同人是好的,同人肉也是好的,但不等于同人的全部,同时也很喜欢原作者"原作提供人物和关系,同人挖掘人性和羁绊"的定义。


月满西楼:



刷微博看到这么一条。

  


  


我相信原po只是以一种调侃的姿态在讲话,但热评里有些论调着实让人不舒服。

  


大概站“有问题”一方的人中,写手占了大部。认认真真地留了评论讲他们的想法,却被人看成是“连玩笑都开不起”、“生活毫无乐趣”。

  


我相信每个认真写文,甚至认真给这条po留评的人,都把“故事”看得很重要。写文很苦的啊诸位读者们。就算不求热度,安安静静地蹲电脑前几个小时,修修改改不知多少遍,揉着颈椎得出那勉强让人满意的几千字,再发出去——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到的。

  



  


记得在我刚开始看同人的年代,R18还算不上是同人文的一个分类,尤其是BL文,完全竞争不过主流BG。那些在现在的我们看来淡而又淡的肢体描写,总会被作者在文前高亮标出:有H慎入。虽然可能全文中那段H占了还不到5%,但依旧有人会在看到标题时就敬而远之了。最早我就是那批人中的一个。

  


我想我是有点奇怪的,尽管后来我不再介意文中是否有H,也能顺顺利利地看完一篇带H的同人文,但我从来没有特意去找过某个我喜欢的cp的肉文(广义分类而言)来看。毕竟真想肉想到两眼发红的时候,原创肉文的尺度和分量,都能让人获得更多的满足。

  


R18自从能成为BL同人的一个分类起,便不可遏制。因为受众足够广。我们的社会文化对“性”讳莫如深,但我们对其好奇却是天性。因此同人区出现肉文的分类,和原创文中有情色文学分类一样,堪称大势所趋。

  



  


写肉容易吗?

  


很容易。不过就是那么一套流程,一套动作,相似的语句。说白了,套路。

  


写同人肉难吗?

  


很难。就这么一个说白了全是套路的东西,你怎么写才能不落俗?

  


我承认有许多同人肉文写得很好。尺度分量均不及原创肉文,却能更多地满足cp粉们鸡血的需要,让人读完以后还想读,对着不多的字句爱不释手。但这样的肉文是不会引起原po的吐槽的——或者说成“讽刺”更恰当。大多数同人肉,说到底,不过是顶着原作人物名字的套路。可就是因为有人物的名字,又是肉,便这样火起来了。

  


它自然不可遏制。作者需要热度,肉文越来越多这是市场决定的,怎么能怪作者?不看同人的人认为同人都是肉,又怎么能怪这些旁观者?

  



  


罗伯特·麦基在他的《故事》开头便说了:故事衰竭的最终原因是深层的。价值观、人生的是非曲直,是艺术的灵魂。作家总要围绕着一种对人生根本价值的认识来构建自己的故事……可是我们的时代却变成了一个在道德和伦理上越来越玩世不恭、相对主义和主观主义的时代——一个价值观混乱的时代。

  


我不是要说写肉文的方式能显示人的价值观之类的,毕竟我写这篇文不是为了讽刺。我是想说,同人也和原创一样,需要在故事衰竭、价值观混乱的现在去深挖人生的意义与灵魂。凭什么,同人就成了肉的代名词?

  


我用了很多篇幅来表明我对肉文并无偏见,甚至我个人也很喜欢,但我现在还是要强调这么一句,毕竟有些话不说明确就会引起纠纷。然而肉终究也只是一种点缀,是人性、感情以及伦理的载体,却不能取代它们,成为故事的核心。

  


如今提及同人便想到肉,不管是看同人的人还是不看的人,甚至写同人的人和不写的人,都对此深以为然。认真地去表明自己反倒成了“开不起玩笑”——我说你们这些开得起玩笑的人,认真地写过哪怕一篇文吗?

  


这种“深以为然”和“玩笑”,细思起来还真让喜欢和创作同人的人悲哀。

  



  


在我看来:原作提供人物和关系,同人挖掘人性和羁绊。

  


你可以不赞同这一点,但请尊重每个以此为原则的同人作者,以及他们对原作和人物的爱。


[EC][ABO]Will U?

太美好了。美好极了。

Something:

[EC][ABO]Will U?

注:EC!ABO!mpreg!求婚!
双医生无能力架空!
私设如山!注意避雷!

6k5短打/片段流 /文笔不佳/絮絮叨叨

第一次写ABO

希望吃得开心


—————————//————————

01

“你和我哥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还不打算结婚?”

Erik皱起眉头,视线离开了桌面上的几本病历,抬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椅子的Raven——他的实习生,他爱人的妹妹。打字的声音顿了顿,然后继续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回响。

“你不是还没标记他吧!”Raven提高了自己的声音,站了起来并且把双手按在自己的办公桌上。Erik抬起头看着对方,露出有些不耐烦的表情了。此时此刻他只能无比感谢自己的办公室在科室最里面的角落。要是让任何一个医生或者护士听到这个问题,经过茶余饭后的八卦加工,可能明天早上他回来的时候就会变成“性无能”或者“性冷淡”了。

Erik翻了个白眼,压低自己的声音:“我是还没有标记,但是我有我的原因。”

“但是Charles,”Raven打断了他的话并且把椅子拖到Erik旁边,“他最近有点焦虑,就像是,恩……”

然后Raven用了大量的篇幅描述最近Charles的状况,突然的焦躁和悲伤,甚至因为她吃了冰箱里最后一块蛋糕而差点发脾气吵架。Raven评价说从前的Charles从来不这样——Erik翻了个白眼并说了句“你活该”。不过最要命的,也是最让Raven出乎意外的是前几天深夜她突然收到的电话。

那天晚上三点半,她查完房回到宿舍准备小憩一会,经过一整天的工作她几乎睁不开自己的眼睛。就在她即将被温柔的睡意完全笼罩的时候,电话响了。她一个激灵把手机摔地上了。Charles几乎在电话里哭哭啼啼,情绪脆弱,吓得她要下楼查看对方的情况,电梯都等不及了,她是跑下楼梯的。虽然第二天Charles表现得很抱歉,并且解释说最近太累有点崩溃——可那个人是Charles,Charles Xavier,那个从来温柔平和,耐心到爆炸的人。

Erik用手指敲着桌面,表情严肃,双唇紧紧的抿在一起。他的担心让信息素微微溢出,压迫着房间内的另外一人。

他们都太忙了,工作占据他们太多的时间,甚至连性爱都有些疲惫不堪,身体状况也越趋不佳。但他时刻想念对方,甚至在做手术放空的时候也会想到对方。

最后他以查房为理由把絮絮叨叨的Raven赶走。可爱的女孩撅起嘴表示难过,并且不屑于再给自己的导师做线人出卖自己哥哥的情报。

Erik看着对方离开自己的办公室之后,把脸埋进自己的手掌深深叹息,摔进医院那张并不舒适的办公室椅中。椅子发出了吱呀的声音并猛烈向后仰。他用钥匙打开自己的抽屉,在白纸下面翻出一个方正的青色天鹅绒盒子。他呼出一口气,温柔的推开盖子——里面躺着一枚铂金戒指,素雅干净。冷色的室内灯光打在银环上,上面的碎钻折射出美丽的斑纹。他用食指和拇指摩擦着里面刻着的英文字母,动作甚至有些颤抖,然而当初决定这枚戒指的激动已荡然无存,如今唯一的感觉就是紧张。

是的,全院最性感的外科主任在求婚这件事情上犹豫不决,甚至有些恐惧。

Erik Lehnsherr和Charles Xavier几乎是医学院最完美的情侣,他们杰出而优秀,信息素匹配度极高并且感情状况稳定长久。Erik要比Charles高一年级,但他们的年龄相差无几。两人从相识到正式确定情侣关系只用了半年。不可否认Erik帅气而且性感,Charles更是可爱迷人,但是当时可没有人看好他们,毕竟他们可是天天吵架,吃饭都不愿意坐一张桌子。但是最后他们却是天天腻歪在一起,几乎闪瞎所有人的眼。校园内不少人怀疑他们感情的开端是因为意外标记,但是在科学如此发达的年代,标记可以抹去,但是要是能坚持这么多年,可不是“意外”两个字可以概括的。

现在两人都是医院内年轻一批的主任医师,Erik在普通外科而Charles则在儿科,距离三个楼层。在X城这个大城市里,医生的工作量可以用爆炸来形容,所以热爱工作的他们几乎放弃了所有假期,甚至连一起吃个饭都难——似乎谈着异地恋。



02

最近Charles紧张得不行。

站在他面前的男孩在手舞足蹈,甚至在诊室里跑步尖叫。他手里拿着听诊器,努力保持自己的笑容,交叠的腿不断交换并尝试着深呼吸——他觉得自己快要发脾气了,在以前可不会这样。他点开电脑记录,查看这个凶残的孩子的名字:

“Logan!停下来,来我这里。”

“这里是哪里!医生,这里是哪里!”Logan晃着有些凌乱头发又摆出了那副迷茫的表情——他可真是个戏剧天才。

“你得看完病才能回去见到Scott,做个乖孩子好吗!”Charles站了起来,他试图去追那个孩子,毕竟办公室窄得可怕,他可不相信自己抓不住。但是对方显然身体灵巧,他却差点摔倒,因为那该死的椅子。在他快要忍不住怒吼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轻轻的推开,Logan狠狠地撞到Jean的身上——他的实习生,然后红着脸停下来了。Charles觉得自己应该考虑给Logan换个主治。Jean实在是太过年轻并且才华横溢,而且这个无论是熊孩子Logan还是乖孩子Sccot都喜欢她,然而医院并不允许。

“我想你该休息了,教授。”

“如果你能帮我解决Logan。”

Charles抬眼看了看时钟,伸了个懒腰,想着终于熬完了昨晚的夜班。Jean为他拉开了房间的窗帘,清晨的阳光放肆的闯进来,让人觉得舒适而放松。站起来的瞬间他觉得自己有些头晕,清明之后发现自己用手撑着桌子,他的学生则扶住了他另一只手臂,信息素的味道有些太过浓郁,还夹着如蜜糖一样的甜腻,这是发情期即将到来的象征。

这是他工作之后最不愿意面对的日子,尽管有Erik——他想念他的Alpha的味道,夹着钢铁的腥味和朗姆酒的甘甜——但是他们不得不面对工作。记得之前某次他的发情期,温存之后Erik被叫回去做手术,尚未被标记却享受完性爱的身体更容易出现空虚和燥热。他记不清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记得难受极了,裹着被子忽冷忽热浑身颤抖,生理性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赤裸的双腿坐在冰凉的木质地板上翻找着多年不需要的抑制剂。

从前两人在校园里的时光常常涌入他的脑海。他们天天牵着手,把身体挤进对方的手臂之间,身上都是两个人信息素混合的味道,就像泡着陈年佳酿的木塞的味道。Erik甚至会为了帮Charles度过发情期而翘课,两个人在Hank的床上乱搞一通——现在想起来这实在是有点过分而可笑。

然而工作之后由于各种原因,休息不够占了大部分,他的内分泌出现了些问题,发情期不时出现紊乱,信息素的味道也有些改变。Erik敏锐的发现了这一切,尽管Charles说对方是过分担心,但还是接受了Erik的建议每个月去Emma那里报道。

“他真的有些过分担心,但是他却不愿意花多点时间陪我。”Charles坐在办公桌的对面,讲了好些他最近的情况——变得焦虑而且患得患失,甚至说起了那个深夜电话,他坐在办公室里突然像个受了情伤的女人一样突然哭了起来。

Emma皱着眉一直没说话,手上拿着他的验血单。

“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但你答应我不要太激动好吗。”

对方突然停了下来,脸色有些严肃,这让Charles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实在很担心这几年的糟蹋身体可能会让他产生难以生育之类的问题,但是鉴于他和Erik的性生活一直有趣而新鲜——但是他一直没有被标记,Charles并不明白对方在介意什么。

“你怀孕了。”

“什么?!”

“你怀孕了,在没有被标记的情况下。”

Charles一下子绷直了自己的背,此时的他心里不知道是欣喜抑或是紧张,只是觉得一股酸水涌上他的喉咙。他倾身上前,从对方手上抢过化验单,双手抖得可怕,甚至看不清上面的字。Emma是个学术水平和临床水平都极高的妇科医生,她的考核甚至比Charles的还要优秀,然而此时他却下意识的怀疑对方的结论——虽然他最近的情况确实符合一切前期怀孕的症状。

“你最近的情绪波动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你需要你的Alpha。怀孕初期需要大量的信息素来平复和安慰,但是你甚至还没有被标记。这会损害你的身体,你需要和Erik谈谈。”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喉咙却像卡着一块棉花。

“这孩子应该是Erik的吧,我不相信你会有外遇什么的。”Emma笑了起来,其实她对Charles怀孕这个消息感到非常开心,“他是个有些传统的男人,你可能要推他一把,但他是确实爱你爱到发疯。”

“别告诉他,谁也别告诉他这个消息。”Charles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他抓着自己的褐色卷发,声音有些沙哑,“我的天啊,我要疯了。”

“这是个好消息,相信我。”Emma按住他的肩膀,“你会感激的。”

Charles在Emma的劝说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他捧着手机走在停车场,闷热的空气让他难以呼吸,他试图松开了自己的领带却被挤不开那个领结。他的手指停在Erik的快速拨号上一直纠结着没按下去。他没有被标记,没有结婚,然后他子宫里有个新的生命,这个念头让他恐惧,他不是对他们的感情没有自信,只是突然的孤独感像飓风卷着海浪,冰凉刺痛他的身体。

他坐在车子里骂了几句粗话,空旷的停车场传出车辆启动的回声。



03

Erik一直在盯着那个时钟,直至指针指向下午五点。他午饭后的时候收到Emma的短信,说他的伴侣因为身体状况被她“遣送”回家,并且还特别要求他好好照顾,细细安慰——他担心了整整一个下午,推了今晚所有的事情,甚至有不少病人因为他一脸严肃而被吓到。

“我听Emma说你回去了?”Erik在收拾自己东西,他看着那个抽屉,最后决定把戒指塞进了自己包里。

“是的……我打算请几天假休息一下。”Charles的声音有些疲惫,Erik感觉对方刚刚睡醒。

“我今晚不用值班,也没有手术。你想吃点什么?”

“都可以,但我想吃舒芙里。”

他夹住电话,再次确认手上的病历,并且嘱托Darwin今晚有事也尽量别给他打电话。对方调侃他今晚是不是要和儿科主任大战三百回合,Erik只是狠狠的刮了对方一眼并且扔出一句“认真工作”。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Charles侧躺在沙发上再次睡着了。外面的天色已经转暗,室内却还没有开灯,阴影笼罩在对方身上。Charles用毯子盖住了他的肚子,呼吸平稳。Erik放下手上的红玫瑰,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最后蹲在对方的面前。毯子实在有点小,只能盖住面前人的上半身,他有些尴尬的拉扯着不知道该放在什么位置才比较合适。仔细将对方落到额前的刘海拨回耳后,然后将唇鼻埋进了Charles的脖颈间。对方的信息素味道就像是陈旧的书籍和木头,Erik喜欢极了并把它称之为“让人觉得安静的味道”。但是最近这股味道就像沾了雨水似的,让Erik忍不住亲吻这个对方。

Charles缩了缩自己的脖子,哼哼笑了起来:“嘿,你回来了。”

“你闻起来一股湿漉漉的味道。”Erik说道,然后他们亲吻起来。Charles卷着对方的舌头,浓郁的味道涌进他的感官,不自觉地呻吟出声。

“身体还好吗?我打算请假,这段时间。”

“有一点点问题。”Charles挣扎的坐起来,毯子滑到他的腿间。Erik的神色马上紧张起来,抓住了他的肩膀。

“放松,亲爱的。”Charles欲言又止,用手抚着Erik的脸——对方坐在地毯上,仰视着他,“不必担心。”

然而最后他也还是什么都没有说,Erik显然明白他在敷衍。他伸出手抚平对方眉峰间的褶皱,想着这人的鱼尾纹和抬头纹挤起来就像自己的叔叔,然后笑出了声音。

“我觉得吃饭比我身体上的问题重要得多,我饿了。”

锅里炖着肉,褐色的酱汁覆盖着蔬菜和肉块,咕嘟咕嘟的冒着泡。Charles托着腮看着在厨房里忙里忙外的人。他的衬衫塞进西裤里,背后沾着一层薄汗,衬衫的袖子松松的挂在手肘处,那附近的线条堪称完美——他真的应该嫉妒Erik的病人。

这让他想起自己曾经在学校发着高烧的日子。那个冬天每日都是刺骨的冷,寒假留校更是连暖气都停了,Erik偷偷在用电磁炉做着粥,时不时还跳闸。尽管最后那碗粥清淡得一点味道都没有,但Charles感动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尽管那时候他说是因为太冷了。

他喜欢Erik做的所有菜,喜欢Erik做饭的姿态,他喜欢Erik的所有——幸福感几乎充满他的内心。

Erik的电话突然开始震动,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但是他此时的手上沾满了蛋浆和忌廉,只好让坐在吧台无聊的人帮自己接电话。Charles沾了口忌廉塞进自己的口中——他发誓他看到了对方狠狠地吞了口唾沫——然后他赤裸双脚走到门外的衣帽架上,翻着对方的公文包,一个黑色的盒子顺着手机摔在了地上。

戒指——这个念头几乎要击昏Charles,他赶紧回头看看背后的人,希望没被撞破。他慌慌张张的接下电话,很难集中注意电话里到底在谈些什么问题,手里握着盒子颤抖不已——这种尺寸的盒子只能装一种东西,再加上今晚突然的红玫瑰。最后他装作不知道的把盒子放回对方的包中,有些怀疑是不是下午的时候Emma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了对方。

“Charles,电话里说了什么。”

Charles走进厨房从身后抱住对方,将额头放在Erik的肩膀上。他觉得自己眼眶发烫,只能呼着气好让自己冷静下来,低声嘟囔:“Darwin,他说真的很抱歉要打扰我们的激情一晚,但是Summers兄弟的肝源找到了。”

手中打蛋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04

他们两人瘫倒手术室外头的沙发上,肩膀碰肩膀,手上绿色的手术服甚至还没有换下来。Erik第一次做了劈离式肝移植,两台手术同时进行,Charles协助Alex的那台,毕竟那个孩子还太小。

手术持续了八个多小时,再加上高度精神集中,他们几乎站得双腿发麻。可喜的是手术非常成功,两个孩子的睡颜安宁平稳——从此以后他们就不用再受痛苦。

Erik累得双手有些颤抖,Charles与他十指相扣,拇指摩挲着对方的手背。

“Erik,你觉得孩子怎么样?”

“他们会好起来的。”

“我是说……”

“Charles,我们结婚吧。”

“什么?”Charles显然没有想到对方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脸上烫得要起火。一天之内被两件事情轰炸,他觉得自己有些反应不过来。

没有鲜花,甚至没有拿出准备好的戒指,他们两人一脸疲惫的躺在一张坚硬扎人的沙发上——这可一点不浪漫,但是极具Lehnsherr风格。Erik就用一双蓝绿色的眼睛看着他,如同狂风骤雨。

Charles迟迟没有反应,这让Erik在沙发上坐立不安。

“我怀孕了。”Charles转过身子,让自己正对着坐在自己旁边的人。几位本来在后面沙发坐着休息,聊得不亦乐乎的医生护士突然安静下来——他觉得现在整个医院都要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破事了,“我说,我怀孕了,Erik,你必须……”

还没等Charles说完,Erik抓住他的肩膀就把唇印了上来。他们的牙齿碰到了一起,双唇因为长时间待在温度较低的手术室而发凉。这个吻粗暴而极具威慑力,Alpha信息素瞬间爆炸,充斥着整个室内。要不是现在坐在沙发上,Charles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瞬间跪下来。

Erik一直在想该怎么求婚,或许是某家高档餐厅的烛光晚宴,或许是他和Charles大学时都很喜欢的快餐店,他甚至想过把对方带回他们认识的那个图书馆。但是他应该相信他们自己的感觉,没有巨大的心理压力,一切都是水到聚成。

他们搂着对方,吻得动情,Charles将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而Erik一只手捧着对方的后脑另一手握住对方的腰。他们的鼻尖碰在一起,偶尔再次陷入亲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Charles的味道会产生细微的变化,也终于知道那些脆弱的情绪到底为何而来。

“婚礼必须尽快弄,我可不想你挺着肚子穿西装。”

“你就没想过我会拒绝?”

“不可能。”

Erik再次封住Charles想要反驳的嘴巴,后者红色的唇瓣沾着水汽宛若清晨泛着露珠的玫瑰花瓣,一双眼睛蒙上水雾更是动人。两人嘴边的呻吟和喘息越加沉重。Erik把对方拽进自己的怀里,仔细的亲吻对方的额头和眼睛——他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要把这件事情拖到现在。

“或许我们该回家了?”

“我想吃舒芙里。”

身旁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全部离开了,两个人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


-FIN-


“戒指。”

“你什么时候发现了?”

“不说。”


“几个月了?”

“12周,双胞胎。”


-真的完了-


决定写双医生是因为@佩佩从小就有大长腿
虽然改了点设定嘿嘿但是还是非常感谢的嗷呜

微博上还有@疏然不姓唐 给我配的封面图!!

感觉EC让我遇到了这么一群可爱有才华的小伙伴嘤嘤!!

比心

这个好萌

Alastiel:

效率太高了!!简直可爱哭!!!

怪阿姨雪子:

一个不小心就做完了, @Alastiel 你的你的全都是你的~~~

EC世间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