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久

一只猫呀:

帘卷乱峰青:

“他这一辈子,到那一天为止,还没有哪一件事是我猜不到的。”

假发子:

雷神1的小细节最是可爱。也是最详尽的伏笔。

索尔和父亲争执气昏了头的时候洛基从他身后的柱子阴影处慢慢的跺出来,很慢的脚步,就像心里应和着什么低低的旋律,他的手指轻轻的蹭过了立柱的镜头都没有给他的脸,但是你就是能从他那手指的小动作里知道他嘴角眼底必定是带着那可爱的小小算计。

然后他慢慢的坐下来,索尔的失误出现了,千百年来他都不曾真正的认为洛基是像他们一样的战士,除了对弟弟的信任以外,还有一些漫不经心的应付。所以索尔并没有抬头看他,他自己在生闷气,一个强者的成长过程中必定会有对自己前辈的挑战,这是他失败的一次,他在生气在沮丧,所以洛基靠近他时他态度并不好,他说现在别来理我。然后洛基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带着点小心机就开始激将法了。

我甚至都能想到如果有仙宫前传or仙宫生活纪实这种片子的话洛基会是什么形象,看看他装可怜时候那乖巧的小脸,啧啧,知道他叛变之前索尔一定都是沉浸在哥哥这个身份里洋洋得意,自己是能挥舞锤子的战士,拥有仙宫的爱戴和王储的身份,自己的弟弟并非自己一类但是怪得很虽然有点爱恶作剧不过没关系。心理台词应该是,我是他哥哥呢,我会罩着他。

在两个人的对垒中洛基从决心要争夺王位的那一刻索尔就注定要挨这么一次罪,洛基了解他,确切的说是了如指掌,而关于洛基的一切,索尔看到的永远都只是冰山一角,而且是伪造出来的那一角。

是说索尔被洛基摸的有多透,就像这截图,洛基在蛊惑哥哥的时候,手轻轻的安抚着索尔的腿骨。我是在看1023遍的时候发现所以之前那么多遍看的时候都是瞎了嘛,索尔就那么顺其自然的接受着这安抚,他脸上没有一丝诧异的表情,故而我们可知这千百年来洛基果然是一直用这种地球人挠小猫小狗脖子的方式安抚驯养自己哥哥的。

整部雷神,更像是洛基的悲剧。

一开始没有怎么样啊,只是觉得哥哥坐上王位心理有点不开心想捣乱而已啊,这千百年来不是一直这样嘛,把酒变成蛇这样的把戏仙宫里人人都知道二王子喜欢恶作剧。可是怎么就突然变了样。怎么就会发现自己的身世如此不堪,作为仙宫备受弗利嘉宠爱的二王子,怎么就是冰霜巨人了。

他和奥丁争执的时候脸上写满了不相信和吓坏了,一向水漉漉的眼睛不受控的掉眼泪,他跟奥丁喊话的样子更像是被惯坏了的一贯反应,甚至奥丁倒下后他抖着去碰奥丁的手然后声嘶力竭的喊人来帮忙时那个一个劲安抚性的抚摸自己腿骨的动作都是在告诉我们这个仙宫二王子是个怎么样被娇纵出来的不担事的小脾气。但是也只是到此为止了。那无论做什么弗利嘉都会庇护自己无论怎么样的恶作剧索尔都只是笑笑而已顶多说一句别闹了的时光,到此为止了。后来看复仇者,他看似野心勃勃实则外强中干,我就在想,看啊,看他,他现在眼睛里有多少隐隐的疯狂,当初就有多少被奥丁一家亲手娇惯出来的矜贵。

就像一步踏入歧路,别的人或许只是选择了荆棘密布的道路,虽然会伤痕累累但是最后总能斩断一切回到正路。

洛基不是,他一步踏进的是命运的沼泽,翻涌着疯狂和不甘的气泡,雾气在沼泽上方凝集出幻影,那幻影跟洛基招手说,来吧,我会帮你得到你应有的一切。

于是他就一步跨入那沼泽,挣扎着却再也脱不了身,索性做个交易得了,随便什么交易,反正这是他最擅长的。

银舌头和谁都看不透的脑回路。这或许本来只是年幼时为了逃避恶作剧后果而慢慢成长的技能,最后却成了他游走九届说服联盟的武器。命运如斯。

话说回来,奥丁将他带回来的目的实在是难以启齿,什么和平的使者你以为我们听不出来你那把你带回来养大了和我儿子联姻然后我们两家和平相处 的画外音吗?你以为洛基傻听不明白这种童养媳身份的宣告吗?他明明还在叛逆期你就把这种什么我从二王子直接要变成童养媳了的心理落差直接让他自己调节有可能会有好结果吗!

不会的。

洛基坠下彩虹桥前还在试图游说奥丁,失败了。

说到这,在弗利嘉面前对冰霜巨人出手时说的那句‘你将要死在我-----奥丁之子手里’的宣言,是为达目的迷惑母后,还是真心失意。哎,在他做了这么多疯事之后,再回看这小小的一幕,竟然是真假难分。

他自身便是矛盾和混乱,又怎么指望他给与我们明示。


又说道彩虹桥,无论看多少遍,我都始终觉得索尔把锤子压在洛基胸口那个动作有种莫名其妙说不清的强大的性张力。这个和他在妇联解决麻烦后给洛基带的那个口枷的性张力不相上下。

直到雷神2里索尔撂狠话给洛基,说一直以来,自己内心有对于洛基会变回原来的弟弟这样的信念,正是这个信念一直让洛基一次次幸免于被索尔用对待敌人的方式屠戮,而今,索尔说,你不再被庇护了,你背叛我,我就杀了你。

于是这个撂狠话的哥哥在几分钟后把自己弟弟捂着嘴摁到墙上的时候【性张力again】还默默的把手垫在洛基脑后。

其实弗利嘉把洛基教得很好,她的二儿子乖乖的时候娴静优雅绅士体贴,啧啧,回头看看大儿子真是场灾难。

洛基始终对哥哥重复一件事,对凡人的爱应该及时剪断。

第一部里他哭喊着表达着这样的意思。

第二部里他嘴角带着讥诮说着这样的意思。

他自己那么矛盾,恨不得屠戮仙宫又在意着哥哥终有一日可能会有的心碎。纵使那心碎对于阿斯加德人长久的生命而已并不需要他这么重视。

洛基这人说话都真假难辨遑论真心。

遑论真心。






评论

热度(328)

  1. 红茶杯与苦咖啡一只猫呀 转载了此图片